TAG

RSS订阅

收藏本站

设为首页

当前位置:主页 > 夏商周 >

道路以目-周厉王

发布时间:2016-07-25 15:45 类别:夏商周

      周厉王不听劝谏却采用特务手段对付人民,他派人去卫国(河南淇县)请了很多巫师,在首都镐京(陕西西安以西)川流不息地巡回大街小巷,偷听人们的谈话,凡经他们指认为反叛或诽谤的人,即行下狱处决。

      这样一来,举国上下不再敢对国事评头论足了,不久镐京再也听不到批评周厉王的声音。后来人们索性连话都不说,亲戚朋友在路上见了面也只敢用眼睛示意(道路以目)来表示对周厉王的不满。周厉王大喜说:“怎么样,我终于使诽谤停止了,不再有人敢胡言乱语了。”他的大臣召公劝戒说:“这样堵住人民的嘴,就象堵住了一条河。河一旦决口,要造成灭顶之灾;人民的嘴被堵住了,带来的危害远甚于河水。治水要采用疏导的办法,治民要让天下人畅所欲言,然后采纳其中好的建议。这样,天子处理国政就少差错了。”周厉王不听劝告,仍然一意孤行,实行暴政。举国上下都是敢怒不敢言。

     3年后(公元前842年),平民们最终不堪忍受,自发地组合起来攻入王宫,把暴君放逐到一个叫彘(今属山西)的地方。这个事件史称“国人暴动”。
防民之口甚于防川


     周朝的第十代国王周厉王姬胡登基时,国力已出现衰象,而且外族入侵、诸侯作乱、贡赋减少,王朝的国库空虚,偏偏周厉王又奢侈荒淫,使周王室的财政很快出现了危机。

      周厉王为了维持过那种花天酒地的生活,决定增加赋税。要该收的税都收了,怎样再立名目设立新税呢?正在他犯难的时候,手下一个叫荣夷公的大臣给周厉王出了一个点子,让他对一些重要物产征收“专利税”。不论是王公大臣还是平民百姓,只要他们采药、砍柴,捕鱼虾、射鸟兽,都必须纳税;甚至喝水、走路也得缴纳钱物。这个办法,遭到老百姓的强烈反对,就连一些官吏也觉得很不妥当。很多大臣也纷纷向周厉王谏言,其中有个叫芮良夫的大夫劝告周厉王不要实行“专利”。他说:“专利,会触犯大多数人的利益,是很伤人心的做法。”可是周厉王根本听不进去,他一味宠信荣夷公,让他来免责实行“专利”。

     这下百姓的生活更是雪上加霜,顿时民怨沸腾,在当时就流传着这样一首歌谣:“硕鼠硕鼠,无食我黍。三岁贯汝,莫我肯顾。逝将去汝,适彼乐土。”意思是说:“大老鼠啊大老鼠,不要再吃我粮食。多年来我纵惯着你,而你却对我们毫不照顾。我们发誓要离开你,到那欢乐的乐园去。”

     老百姓非常怨恨周厉王,纷纷咒骂他。大臣召公虎看到形势危急,就劝告周厉王说:“王上,百姓们实在受不了了,‘专利’法再不废除,难得不发生动乱!”可周厉王根本听不进去。他派人到卫国去请巫师来监视老百姓,如果发现有人谈论“专利”,咒骂周厉王,就抓来杀头。从此,人们虽然牢骚满腹只好往肚子里咽,谁也不敢再说出来了。熟人在路上遇到也不敢交谈,只是以目示意(道路以目),整个镐京,顿时变得死气沉沉,毫无生气。
      周厉王却以为自己的残暴统治产生了效果,沾沾自喜对召公虎说:“你看,还有谁在说什么吗?”召公虎听了,对周厉王说:“百姓们的嘴虽被勉强堵住,但使他们的抱怨变成怨气了。正如把水堵住,一旦决口,伤人更多;而应采用疏通河道的治水方法,治民也是这个道理,应该广开言路。如今大王以严刑苛法,堵塞言路,不是很危险吗?”周厉王对召公的话置之不理,反而更加残酷地实行残暴的统治。

     有压迫就有反抗,国人实在忍受不下去了!国都里的小贵族、小商人、手工业者聚集起来,冲向王宫,去找周厉王算账。起初周厉王还想把民众镇压下去,可调来的军队中的兵士原来全是平民出身,他们见国人造反,很多人也参加进去了。周厉王眼看大势已去,只好带了一些随从,偷偷溜出了王宫。周厉王临走前把太子姬静托付给了召虎,然后就逃奔到了今山西霍县。

     防民之口甚于防川指阻止人民进行批评的危害,比堵塞河川引起的水患还要严重。指不让人民说话,必有大害。出自《国语·周语上》。